bet356

当前位置: 首页 > 政策法规

种养有技能一样评职称

编稿时间: 2018-03-24 09:35 来源: 湖南省科技厅

本报记者朱海洋

“农民”不再是身份,而是一种职业,“土专家”也能有大作为。最新公布的浙江省农业高级专业技术职务任职资格获评名单中,首次出现了省市两级49名新型职业农民的身影。据悉,这是浙江首次将面向事业单位技术人员的职称评价体系,适用于新型职业农民。

尽管落地已有一个多月,但在浙江的“农人圈”里,话题依然热度不减。即使放眼全国,这一做法也属大胆创新。那么,浙江是如何突破制约的?需要进行哪些实践?该创新意味着什么,有何价值?对此,记者进行了深度采访。

职称评审通道向农业新型人才敞开

浙江农业素来以“高效生态”见长,农业生产经营主体发育充分。统计数据显示,全省现有的种养大户、家庭农场、专业合作社、农业龙头企业中,已通过职业技能鉴定的新型职业农民达到16万人。近年来,浙江更是出现了一大批大学生“农创客”以及返乡创业主体。

浙江省农业厅人事处处长陈良伟告诉记者,浙江新型职业农民群体不断壮大,但现行的农业高级职称评审主要面向农业事业单位技术人员,事实上,职业农民参与高级职称评审并取得证书的极少,近三年全省只有1人通过。

究其原因,主要是过去对职业农民的评价,均以生产类、单项技能评价为主,缺乏综合性考评,与事业单位人才评价体系不衔接,既影响了新型经营主体对人才的吸引、评价和使用,也使国家人才政策在农业领域实施中缺乏针对性、精准性。

在充分调研的基础上,浙江省农业厅会同省人力社保厅在2017年联合发文,提出打破户籍、地域、身份、人事关系等制约,首次将职称评审通道向农业生产经营主体中的技术人员以及返乡创业大学生、“农创客”等拓展,实现评审并轨、一证通用。

“过去,一些地方组织过类似‘农技大师’等评选,但并不受人社部门认可,享受不到人才政策和待遇;另一方面,对许多农业科技型企业来说,也亟须确立评价体系,使人才引进、培养、晋升的通道更通畅。而在乡村振兴的大背景下,更需要高层次人才作支撑。”在陈良伟看来,创新背后,最难的也是最首要的,就是转化观念,正视农业新型人才。

为职业农民量身定制评价体系

不同于专业从事农业技术研发和推广的人才,新型职业农民本身总体学历不高,从业时间差异显著,往往实用技能技术突出,在专业论文方面则处于短板。对此,浙江确立申报条件和评审标准之初,就明确了“差异把握、分类评价”的基本原则。

比如在学历上,浙江规定,只要是高中毕业,从事农业生产和技术推广应用5年以上,即可获准申报。在论文要求上,浙江淡化数量要求,像在农业领域技术创新和推广活动中撰写的专题调研报告、行业发展规划、技术方案、田间试验报告等,经有关部门认可,均可视同论文。

此外,针对农民中具有中初级技术职称人数较少的客观实际,浙江特别设置了“破格通道”,只要满足科技奖励、发明专利、技术荣誉、表彰奖励四个方面的任一要求,即可破格申报。今年,评审通过的49人中,破格的占到了八成之多。

值得一提的是,对于新型职业农民的评价体系,浙江量身定制了一整套量化指标体系,特别增设了技术创新、应用新技术成效、乡土人才、技能奖励等指标,以强化能力素质和业绩导向。同时,浙江还十分注重申报对象的带动性和引领性。

不过,陈良伟告诉记者,就目前而言,从省、市、县三级的农民职称体系来说,与之对应的评价标准、操作细则、制度体系等,仍有待进一步完善。此外,在人才的作用发挥和配套政策上,未来也还有不少功课要补。

吸引优秀人才投身农业农村

36岁的郭斯统年龄不大,科研成果却不少。本科毕业后,他一直从事农业工作,现在是宁波市鄞州滨海蔬菜专业合作社的技术负责人。此次获评高级职称,郭斯统主要靠的就是通过新型栽培模式,前年所创下的全省雪菜最高亩产记录。

同样实至名归的还有长兴县的邱汝民。他30多年前辞职养蜂,一直潜心研究,光各类专利就有61项之多。尤其在创业期间,邱汝民刻苦钻研技术,育成了“长兴意蜂”蜂种,增产20多倍,达到国际先进水平。近来年,邱汝民每年培育蜂王1万只以上,改良全国低产劣质蜂种50余万箱。

“浙江职业农民获评高级职称,充分体现了‘论文写在大地上’的作为,完全符合习近平总书记对新型职业农民‘爱农业、懂技术、善经营’的定位要求。”著名“三农”专家顾益康评价认为,这种创新做法具有很强大的引领作用和推广价值,符合现代农业的发展实际,也有利于职业农民社会地位的提高,为乡村振兴夯实人才支撑。

在遂昌县副县长郭云强看来,浙江的这一创新,大大优化了农业人才环境,特别对于基层而言,未来可以通过技术项目支持、政府购买服务等方式,进一步激发农民自主创新创业的活力,也能更好地吸引优秀人才投身农业农村。

浙江电大原党委书记方志刚教授则认为,新型职业农民评价体系的改革给高校如何优化农村实用人才培养模式同样提供了很好的借鉴意义。乡村振兴需要强有力的人才和智力支撑,“留得住、用得上”是关键。“从我们的探索和实践来看,对高层次农村实用人才的培养,未来要注重运用职称评定结果,设置一定的政策倾斜,从而对新型职业农民的培育起到导向和引领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