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t356

当前位置: 首页 > 成果库

让秸秆沼渣变废为宝,力促农业循环经济发展

编稿时间: 2017-06-09 来源: 中国循环经济协会 作者:未知

“植作物产秸秆—秸秆当柴得能源—木灰还田肥土地。”这是中国传统小农模式下的农作物生产模式。然而当下,小小的秸秆却成为大半个中国冬天空气质量的困扰。在台盟中央看来,这不仅仅是因为农业生产废弃物难于处理,更与农村能源结构有极大的关联。

在全国政协十二届五次会议上,台盟中央提交《关于进一步加强政策引导 促进农业循环经济发展的提案》,呼吁通过政策引导,改变农村能源供应和消费结构,完善农业生产废弃物处理模式,促进农村环境改善和农民增收。

解决农村用能问题

在我国农村能源消费结构中,薪柴、秸秆所占比重一直非常高。当前农村虽然生活水平发生了很大变化,但直接焚烧薪柴、秸秆的状况未得到根本改变,不论是农村能源消费总量还是生活用能,薪柴、秸秆所占比重都非常高。煤炭、电能逐渐替代传统能源,致使大量农作物秸秆剩余,出现了秸秆直接在田间焚烧的现象。

吉林作为产粮大省,秸秆燃烧问题颇为严重。全国政协常委、台盟吉林省委会主委王天戈认为,在广大农村,这种用能习惯浪费了大量资源,产生大量烟尘和余灰,严重污染环境并损害人们的身心健康。

2014年6月13日,习近平总书记主持中央财经领导小组第六次会议,提出要推动能源消费、供给、技术、体制四个层面的革命;2016年12月21日,习近平总书记主持召开中央财经领导小组第十四次会议时,又提到推进北方地区冬季清洁取暖,加快推进畜禽养殖废弃物处理和资源化,要以沼气和生物天然气为主要处理方向。

王天戈说,目前在我国农村用能方面已形成了一套完整的推动生物质资源转化、促进循环经济发展、推动利用清洁能源替代传统能源的发展战略,但受操作层面技术路线及发展模式选择的影响,国内在沼气、生物天然气领域还没有形成可靠的技术保障。

为此,台盟中央在提案中建议,强化顶层设计,明确生物质能源化应用的主推模式,促进循环经济发展。具体来说,应以农业生产、畜牧业发展、能源供给、生态保护和相关产业链循环发展为出发点和落脚点,明确把生物质资源以厌氧发酵获得沼气并提纯成天然气作为核心,并积极加以引导,将饲料应用、燃料应用和肥料应用有机整合,促进农业、能源和环保产业相互促进、永续发展。

至于具体操作问题,全国政协委员、台盟海南省委会主委连介德建议,组织开展生物质资源调查,制定鼓励能源农业发展的规章政策,加强对生物质能源开发利用的研究,积极引进国外先进技术和经验,进一步做好生物质能源开发利用的示范工作。

让秸秆沼渣变废为宝

2015年,国家发改委和农业部选取了25个典型项目开展规模化生物天然气工程试点。其中,相对传统沼气的能源利用率低、资源浪费大等缺点,车用沼气是秸秆综合利用规模化、产业化、循环化、高值化利用的示范项目。以海南车用沼气项目实践来看,该项目于2014年3月底建成,截至2016年5月底已累计处理各类有机废弃物38271吨,供应生物天然气257万立方,生产沼渣沼液有机肥约30080吨,施用的瓜菜示范基地约11000亩,减少化肥用量376吨以上,通过生态循环的方式,较好缓解了农业秸秆等废弃物“利用难”“污染重”等问题。

秸秆变能源,沼渣做肥料,这种变废为宝的情况并不只有海南这一个案。在东北三省,因秸秆资源丰富,王天戈对这个问题有深入地研究。他指出,秸秆等生物质资源经过众多微生物分解转化发酵,产生沼气后剩余的沼渣、沼液就是非常好的有机肥,其养分含量比任何一种堆沤方法制取的有机肥都高,具有肥田、改良土壤、防治病虫害、提高产量等多种功效,可以有效增加土壤有机质含量。“如果使用方法得当,增产效果与化肥不相上下。”王天戈说。

台盟中央在提案中指出,用沼渣、沼液替代化肥是保护耕地、实现资源合理开发利用、促进生态环境健康发展的有力保障。提案建议,应制定配套政策鼓励沼渣、沼液还田,促进农业环境改善和耕地质量的提高;可以根据土壤检测数据确定沼渣、沼液施用量,再根据施用量给予农民一定数额的现金补贴。

当然,变废为宝还得从整体统筹考虑。全国政协常委、台盟中央副主席杨健在山东、河南等地的调研成果显示,不只是沼气,秸秆还田、生物质材料开发等,都在各地有一定发展。然而,“在秸秆还田作业时,还多少、还多深、还多久等方面,仍然凭经验、靠感觉”,也时刻提醒着人们,整体来说,农业生产废弃物处理仍有很长的路要走。

为此,杨健建议,应进一步加大技术和装备研发力度,将作物矮化育种研究、秸秆综合利用技术攻关等纳入国家科技专项,并根据不同种植制度,制定秸秆综合利用的技术路线、方案和标准。

推进种植结构调整

台盟中央认为,农村能源结构的固化和农业生产废弃物难处理的现实,与传统产粮大省单一种植粮食也有密切关系,为此必须调整农业种植结构,而农民增收、农业增效、农村繁荣,则是种植结构调整的先导。

种植结构要如何调整?

全国政协委员、台盟福建省委会副主委骆沙鸣指出,首要的是更加重视粮食结构平衡、质量安全、效益提升,保障粮食安全。他建议,大力发展杂粮产业,满足多元需求,各级政府应从政策资金等方面推进杂粮育种引进、技能推广和专业化基地建设,并加大杂粮健康的科普宣传力度和杂粮品牌营销宣传力度。

“农业种植结构调整和产业转型升级,需要品牌引领。”王天戈表示,在新的发展阶段,市场体系的建设和完善是保证农业结构调整的重要条件。要完善市场体系建设,必须发挥品牌引领作用,加快农产品品牌化和标准化建设,以规范农产品生产行为。

台盟中央在提案中提出,通过农业与能源产业联姻,在适合的地区大力推动农业种植结构由传统单一种植粮食向种植高产能源作物转化,推动农业种植结构调整和能源供给侧结构性调整,形成供给、需求双驱动的循环经济发展格局。

全国政协委员、台盟辽宁省委会主委王松对农业循环经济这一提法颇为赞同。他建议,要全面推广农村循环经济,在发展模式上,强化全过程的物质流优化和生产全过程的污染控制,培育农业清洁生产、生态农业和循环农业的发展模式。建立农村循环经济技术咨询服务体系,及时向农民发布有关农业循环经济的技术、管理和政策等方面的信息,发挥循环经济在农业生产和农村环保工作中的积极作用。

www.meierditan.com,www.jxwsahg.com,www.dctijian.com,www.kuosidz.com,www.haolaibin.com,www.gawalog.cn,www.aimisuo.com,www.selfsaw.com,www.hbxxys.com,www.gzhj18.com